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倾朝那些事儿》清朝那些事儿 天然受 倾朝那些事儿主角是那朵,望天星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01-01 12:05:56

《倾朝那些事儿》清朝那些事儿 天然受 倾朝那些事儿主角是那朵,望天星的小说 连载中

《倾朝那些事儿》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闲时看书.QD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那朵,望天星

闲时看书.QD新书《倾朝那些事儿》由闲时看书.QD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那朵,望天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非常感谢天星魁的打赏。非常惭愧,不是不知道感谢,因为我比较外行,不知道感谢的话是要放在文首大声的说出来。以为感谢是放在心里,默...展开

《倾朝那些事儿》免费试读

【非常感谢天星魁的打赏。非常惭愧,不是不知道感谢,因为我比较外行,不知道感谢的话是要放在文首大声的说出来。以为感谢是放在心里,默默的感激并化作写文的动力的。好在我觉悟的还不算太晚,天星魁并没有和我一般计较。希望我这种行为,不要把其他人想给打赏的人吓跑了。最后再说一句:这几天又忘了求点击,推荐和收藏了,亲们看的觉得好的给个收藏。】

“水中天,满月天,月夜此时相送东流去

风波平,望天星,天星知我儿女心

水中天,满月天,月夜此时相送东流去

亲一亲,你的脸,不再无鬓到百年”

“哪个,格格。今天是朔日,应该没有月亮的哟”

“当然现在是九月初一,还没有月亮,但是有星星也不错。”

“嗯,哪个现在荷塘里的荷花,省的也不多了,好像没有一千朵那么多哦!”

“哈哈,没有一千朵,一朵总还有吧。老子说过——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你懂不懂!”

“老子?我爹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我怎么不知道?”

“哎!一朵就是无数朵,明白吗?”

“哦。还有,格格什么人能站在水面上唱歌,不怕掉下去吗?”她还真天真。

“还有什么,什么是——中秋晚会?”在苏叶儿无数个质疑声中,我看到了现实和梦想之间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今晚苏叶儿是第一次主持这样的大型娱乐晚会,此时她是一脸的兴奋和紧张。一只手紧拧着衣襟的下摆,一双眼睛一个劲的瞄我。我无奈的暗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心里也没底。不过好在大学时期联欢会还是组织过的,比较苏叶儿来说,还算有实践经验吧。但是谁知道这几位是个什么样的口味呢?如果我编排的节目,对他们来说太前卫了,他们消化不了怎么办?而且有鉴于我穿越以来运气实在不济,我的心又咚咚嘡嘡的敲起鼓来。

是刀山还是火海只有过了才知道!

“众位爷请移步。”我们出了听风阁的门,来到外间的游廊上。

外面一盏灯也没有,今晚只有一弯新月挂在天上,虽然星星很好,能见度还是很差。只能依稀的见到影影绰绰的楼宇,石亭,和一方墨色的池塘。

“乌起码黑的,有什么可看?”那老十又嘀嘀咕咕的说。

我抬一抬手,两个丫鬟举了两盏灯笼,上下举了三次,对面临芳苑的平台上也有人燃起了灯笼。灯光下有一个碗口大的红花悬在半空中。

我抬起手指点着,“八爷您看到对面的红花了吗?”

“看到了!”

“那儿有劳八爷,请一箭射中那朵红花。”我心里计较着,虽然有个灯笼在哪里点着,但古代灯光的强度,再加上这个距离,想要射中那朵红花,难度也不是一般二班的低。虽说射不中,我还有其他补救措施,但降低了传说中的效果,责任就不在我了。

说话儿已有人抵上了弓箭,八阿哥什么也没说,接过来弯弓搭箭。箭矢在火上一燃,一朵红失急速的在空中划了出去。划过一段非常完美的抛物线,在大家一片叫好声中,正中远处的那朵红花。

就在大家毫无悬念准备回屋时,从那朵在烈焰中燃成灰烬的红花里,突然窜出两条火蛇,向空中扭转着一路飞腾而去,肆意挥洒走的是金蛇狂舞的线路。只一瞬间,随着火舌过处,两边游廊上的灯笼自动亮起。从灯笼点燃的这一刻起,象是借了一个仙子的手,打开了一扇通往奇幻世界的窗户。下面一片寂暗的水塘,远处隐在黑暗中的半山亭,也焕发了生机。

我很欣慰火焰过后,身后留下的不是灰烬,而是渐次升起的明灯。盛世繁华不夜天,就这样拉开了序幕,这头开的很好。

河面上一朵烟花在空中绽放开来。随着烟花的不停绽放,水面上开出一朵朵莲花来,顺溜而下,蜿蜒而行。

之后万籁俱寂,一个女子随着破桨之声悠然而歌——

水中天,玄月天,月照红颜再驻二十年

灯澜滟。水涟涟,千树林花胭脂染

满天星,亮晶晶,对星许愿坠入桃花源

亲一亲,你的脸,无灾无病到百年

秋塘夜,不夜天,歌罢美人江上独倚栏

玲珑扇,双飞燕,灵犀可解湘妃怨

歌一曲,舞一遍,香暗影动趁夜踏花还

琥珀筹,酒千盏,不若一醉到百年

随着丝竹之声轻袅传来,象是第一缕Chun风吹透了大地。女子的歌声由远而近,由渺远到清晰,朦胧幽幻到欢快清越。

叮叮咚咚的乐曲轻奏,立在船头婉转而歌的女子,清水芙蓉的扮相,周遭围有几个罗衣女子,灯影交错,袅袅婷婷的跳起舞来。一时间目不暇接,大家都止了步。

水面涟灯千朵,头上华灯万盏,空中盛放的烟花正缓缓下坠,再加上一个婉转佳人踏歌而来,都是一时间发生的事,众人不知道看哪里才好。还真有种天上人间,今夕何年之感,一众的丫鬟小厮都喧哗起来。锦毓的生日宴,在众人一片惊诧的叫好声中,华丽丽的开了场。添酒回灯重开宴之后,大家的热情明显比刚才吃饭时高。我很是欣慰。

我是这样用实际行动,为苏叶儿答疑解惑的——没有月亮,可以用灯笼代,没有荷花可以用荷灯替,水面之上没有中央舞台,我们可以划船而来!有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按照惯例这烟火是要留到结束时放的。无外乎有两个目的:一是一放这烟花就提醒大家,今年的晚会就到这里了,无论喜欢与否,要想看明年请早。二是这烟火的气味太浓,留在最后大家要散时放,也躲一躲硫磺味。可我为了营造一个惊艳的开场,只好把这烟花提前放了。

好处是惊艳足够,坏处是有些呛人。好在我个人的综合实力在此时就体现出来了,当时在考察花雨阁周围环境时,我就发现这塘的半边植的是桂树,此时正值桂花飘香之际,花香中和了不少空气中的硫磺味,而且今晚天公作美,这时起了东南风,还有我只求效果烟花放得并不多,等到下人在游廊重新铺排了桌案,众人重新入席之后,气味就淡了许多。

“刚才唱的是什么,不文不白的,既不是曲儿,也不成个调?”落座之后别人还没开口,老九不紧不慢的说上了。他这一说,倒叫我不好回答,我知道他和那有亲戚关系,这样热闹的场面他心里不舒服是难免的,我一时无语,说好说不好都不好,是谁说现代歌曲,到了古代就通吃的!我愤懑的想。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