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与恶魔共吻:圈养小青梅》吻上恶魔竹马青梅 小说大结局 与恶魔共吻:圈养小青梅XXOO

更新时间:2020-02-11 12:09:37

《与恶魔共吻:圈养小青梅》吻上恶魔竹马青梅 小说大结局  与恶魔共吻:圈养小青梅XXOO 连载中

《与恶魔共吻:圈养小青梅》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公子爱吃花分类:青春主角:颜译寒,岳月

《与恶魔共吻:圈养小青梅》作者:公子爱吃花,青春类型小说,主角:颜译寒,岳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别的女生看见会脸红心跳吧,可是岳月偏偏是个例外,她的表情就像看见恶鬼一样惨白。怎么会是他,那个在医院里绑架她的...展开

《与恶魔共吻:圈养小青梅》免费试读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别的女生看见会脸红心跳吧,可是岳月偏偏是个例外,她的表情就像看见恶鬼一样惨白。怎么会是他,那个在医院里绑架她的纨绔富二代!

看着眼前睡寐中的男生,岳月默默抱着书,踮着脚尖又快又轻的挪动着步子,速度堪称矫捷的窜到教室的大门前。

待手碰上门把手传来冰冷坚硬的触感时,岳月心中暗喜。手部微微用力下压,把手微响,门被拉开一条缝隙且缝隙越来越大。她眼里浮现逃出生天的欣喜,怎知突然啪的一声,整个门面重新被一股重力合上。

视线僵硬的右移,岳月呆呆的看着一只骨节分明好看修长的手从她的身后伸出,稳稳的按在教室门上。

“好久不见啊!”

背后传来的清润声音响彻在耳,岳月猛的转身,看见本来还在座位上睡觉的男生不知道何时到了她的身后。

颜译寒高挑的身材暧昧的向岳月的方向倾弯,单手插着裤袋,另一只手闲懒的压在门上,冷眸之间,轻松阻绝了她的逃离之路。

岳月看着眼前的俊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手足无措。

颜译寒如猎人般的目光在岳月脸上游移,唇角上挑:“臭丫头,没想到还能遇见你,这次可被我抓到你偷我东西了吧。”

岳月贴着门,狠狠的瞪着颜译寒:“你又冤枉人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你东西了!”

颜译寒轻笑一声,意欲不明的目光从岳月的脸上滑倒岳月的胸前。

岳月双手抱着书紧紧捂在胸口前,企图阻隔颜译寒的视线,同时又羞又怒质问道:“你往哪里看啊!”

不顾岳月的反抗,颜译寒的右手向岳月的胸口伸去,就在岳月打算使出夺命脚这一招的时候,他很快的从她捂在胸口前的书中抽走一本,拿在手中扬了扬,淡声道:“上次戒指的事情是误会,这次可是罪证确凿了吧!”

岳月欲哭无泪:“我没偷,我是不小心错拿了。”

颜译寒打断岳月的话:“不问自取就是偷,都已经是大学生的你,别说你的小学老师没教过你这么浅显的道理啊?”

岳月无奈道:“反正我没偷,你爱信不信。”

颜译寒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我信你和不信你的区别可大了,单单是因为你偷我这一本书的小小原因,我就可以让你在A大无法继续上学啊?更何况……”

话尾一转,笑容在颜译寒脸上消失,帅气的面容上泛起一层让人头皮发麻的威胁:“更何况,你还让我颜译寒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只是让你退学根本无法弥补我被你亵渎的尊严呢!”

他就是颜译寒!岳月心底满满都是一种踢到铁板的抓狂感,郁闷的一再深呼吸,她沉住一口气故作冷静抬眸对上颜译寒幽深的双目:“这些事情不论对错就当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颜译寒眉目轻弯,嗤笑:“臭丫头,对不起这三个字没有任何价值,你觉得就你这声微不足道的对不起能让本少消气么?就这样放过你,是不是以后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可以对着我撒野?”

岳月努力压制怒意,咬牙笑问:“那我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消气呢?”

嘴上在示弱,岳月心底却是极度不甘心的,眼前的臭流氓不过就是一个仗着父荫仗着钱和权势胡乱欺负人的富二代,可是她此时此刻不得不低头,因为如果想要在A大平平安安毕业就不能得罪这家伙啊!

眉梢微挑,颜译寒神情带着一番思索,眼眸里诡光流转:“问得好,不过这个问题我倒是还没想过呢,得好好想想……”

岳月笑容一垮:“那就请颜学长你想到了再通知我吧,我还有课要上,先走一步!”

颜译寒一把按住岳月的肩膀:“慢着,我已经想到了!”

男生薄大的手掌隔着单薄的夏衣贴在岳月的肌肤上,传来的温度烫的岳月脸一红。

颜译寒见岳月又羞涩又惊恐的神情像一只受惊的小绵羊,心底竟然有一种说不出好笑又雀跃的心情缓缓爬过。

目光定在肩膀上某人还不移开的手,岳月像抖虫子一样跳开,目光隐含不悦的看着颜译寒,恭顺而讽刺的说道:“你想要我怎么赔礼?只要不是坑蒙拐骗偷、杀人越货、放火卖身,我没异议!”

颜译寒慢悠悠的提议道:“我看过臭丫头你的********,知道你的名字叫岳月,名字不错挺文艺的,就是人粗鄙了些。”

岳月在心里对颜译寒翻了个白眼,你才粗鄙你全家都粗鄙!

颜译寒的声调依旧慢悠:“虽然你人不如你名字美,但也不是丑的看不下去”

岳月心里飙怒火,去你的,你才丑你全家都丑的看不下眼!

声音缓缓一定,颜译寒道:“综合评估了一下,你还是勉强有点资格出现在我身边赎罪的。”

岳月懵了,这家伙说什么呢?

岳月一脸疑惑,颜译寒知道她听不明白,话挑开的说道:“我决定了,未来一年,在学校里……你必须任我差遣。”

颜译寒的话音刚落,岳月扯着嘴角干笑几声。

颜译寒锁起俊逸的眉头:“你笑什么,我说的话很好笑么?”

岳月摇摇头,说:“不好笑,我笑的是颜学长你这么有钱,也不能把钱全花在吃喝玩乐上,你得记着去医院买药治治你的妄想症啊!”

颜译寒眼底中最后一丝暖色渐渐冷掉,最后整张俊颜上泛出一丝诡异的怒意。

眼前男生周遭的气场变化太过明显,明显到岳月一眼看出了不对劲,心底有些惊怕。

颜译寒整个人仿佛镀了一层森意然然的冰层,黑眸里带着张扬莫名的怒意一点一点俯身带着强大的压迫性。

被禁锢而无处可逃的岳月,后背贴着墙,只能直瞪瞪的回看颜译寒那双黑**人的墨眸。那双眼睛如夏夜时缀满繁星的夜空,看久了就会把人吸进去一样……

慌乱爬上岳月的脸,耳边传来颜译寒低沉而鄙夷的声音:“你继续笑啊,不过笑够了你一定要记住,现在你让我多生气,以后你就会有多后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