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新宠难逃:狼性总裁请自重》新宠难逃狼性总裁请自重免费阅读 弱受 新宠难逃:狼性总裁请自重弱受

更新时间:2020-02-15 12:07:53

《新宠难逃:狼性总裁请自重》新宠难逃狼性总裁请自重免费阅读 弱受 新宠难逃:狼性总裁请自重弱受 已完结

《新宠难逃:狼性总裁请自重》

来源:作者:琅琊凰分类:总裁主角:尹母,路津言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琅琊凰原创的总裁小说《新宠难逃:狼性总裁请自重》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尹母,路津言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只有尹流苏呆呆地怔在原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满脑子都被“肺癌晚期”这四个大字塞得满满的。 见尹流苏有很大的不对劲,尹母心里更是慌...展开

《新宠难逃:狼性总裁请自重》免费试读

只有尹流苏呆呆地怔在原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满脑子都被“肺癌晚期”这四个大字塞得满满的。

见尹流苏有很大的不对劲,尹母心里更是慌乱,却只能故作不知,掩耳盗铃似的,拉着她要走出卧室,用有些恳切甚至带着些哀求的语气说:“来,妈给你擦药膏。女孩子就应该爱惜自己的皮肤……”

“妈,这是真的吗?”尹流苏却无动于衷,仍然一脸不敢置信,难以接受这个现实,沉声问。

尽管不愿意相信和接受,尹流苏的心里其实跟明镜一样。那么真实的诊断单怎么会有假?十有八九是真的。问与不问又有什么区别。

“什么?你在说什么?你这孩子,糊涂了……”这下,尹母的目光更是躲闪着,有心逃避,装傻道。

“妈,你别瞒着我了,肺癌晚期,我都看到了!”尹流苏拉住尹母的衣袖,重重地说,目光如炬,夹杂着几分悲痛,鼻子一酸,明眸中闪着滚滚的泪花,声音有些啜泣,“是什么时候的事?”

明明她是医生,却连自己最重要的家人的健康都不能保证,还当什么医生呢?都是尹母平时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

眼看躲不过去了,尹母也不再逃避,只好哀婉地叹了一口气,低声说:“三个月前的事。”

三个月前?尹流苏身子微微一颤,思绪飘到三个月前。那时候不正好是尹德正回来和母亲求情,答应悔过自新的时候吗?而这么久以来,自己只顾着摆脱尹德正的纠缠,却对这事一无所觉。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想离婚。”尹母沉声地叙述道,面如死灰,黯淡无光,“我已经时日无多了,日子过一天就算一天吧……好歹你父亲是妈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不管怎么样,我都认了。”

“妈,你别胡说!哪里时日无多了!不要说这种丧气的话。”闻言,尹流苏顿时皱紧眉头,生气地说,又苦苦地哀声劝道,“你不知道,现在和以前不一样。时代的变化太大了。现在的医学技术很发达的,就算是肺癌也能治,我们千万不能放弃希望,不能就这么认命了!”

随着她的话,尹母的眼前微微一亮,却又很快黯淡下去,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我已经是肺癌晚期了,医生说了治愈的可能性不大,而且治疗费用那么高,凭现在的我们根本负担不起。妈不想让你为了我的病,成天奔波忙碌,活得不快乐。反正我的岁数也不小了,活了这么多年也够了啊。”

“妈,你别瞎说,你才四十多岁,哪里够了?我要你活到七老八十的还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说着说着,尹流苏已经泣不成声,双眼通红,紧紧地抱住尹母的身子,眼泪像珍珠一样一串一串地落下来,滑过白皙幼嫩的脸颊。

“唉……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就更难受了……”被尹流苏的眼泪感染,尹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中的苦楚难以述说。

良久,想了很多,又是自责又是难过,尹流苏才稍微平复了情绪,被眼泪刷洗过后的眼睛格外清澈明亮,紧紧地握住尹母的手,坚定地说:“妈,只要有希望,我们就要去试一试。治疗费用的事情你不要担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凑齐的。”

看着尹流苏坚定不移,不容拒绝的眼神,尹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就算说再多也没有用了,只能轻轻地点点头,欣慰地笑了笑。她当然还想活下去,一直照顾女儿,看着她过上幸福安定的生活。

“至于离婚……”说到这,尹流苏顿了顿,心中的阴霾略微消散了一些,若有所思地说,“妈,我答应你以后都不会再提了。但如果下次尹德正再敢对你动手,你一定要当场报警,还要记得打电话给我!”

事情已经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心里最挂念自己的还是女儿,尹母也不再勉强自己,笃定地说:“好。我答应你。你说什么都行。”

得到尹母肯定的回复,伤心难过了一晚上的尹流苏这才微微一笑,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带着几分凄美。

“好了,你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了,先回去吧,不然小言该担心了。”尹母一边说,一边用手缓缓地拍了拍尹流苏的背,力道不轻不重,安抚着她,笑话道,“你现在已经是有家的人了。”

话音刚落,便听见尹流苏的手机响了起来。

尹流苏拿起来一看,屏幕上赫然显示着“路津言”三个字。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按下接听键,只听见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一道沉稳中带着几分磁性的声音。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你在哪里?”路津言抿了抿薄唇,有些质问的语气,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只有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漆黑幽深,闪着微光,“我没记错的话,前不久我们才刚定下契约。”

尹流苏又怎么会不记得,只好略带几分歉意地说:“抱歉,忘记跟你说了,我在母亲家里,有点事,今晚想在这里住一晚上,就不回去了。”

母亲身上的伤痕让她心痛,还得继续好好察看,而且她脸上的伤痕也要处理一下。就这么回去,恐怕会被路津言看出端倪。他又那么大男子主义。

谁知尹流苏的话刚说完,尹母便连连摆手,不满地说:“哪有新婚就只顾着呆在娘家的。赶紧回去。我这里什么事都没有。”

电话那头也有一瞬间的沉默,路津言才沉声说:“待我跟岳母说一声好,让她早点休息。至于过夜,你如果想家,可以随时回去看看,但我们之间的契约不能打破。”

再说了,她要是过夜,明天谁来给他做早饭?只是为了身体着想。

眼见尹母和路津言都异口同声,一致这么说了,尹流苏也没办法坚持下去,只好呐呐地说:“好吧。我一会就回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