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沧清成歌雪成烟》沧清成歌雪成烟 小说 健气受 沧清成歌雪成烟女王

更新时间:2020-04-19 12:07:05

《沧清成歌雪成烟》沧清成歌雪成烟 小说 健气受 沧清成歌雪成烟女王 已完结

《沧清成歌雪成烟》

来源:作者:雨微醺分类:同人主角:衣坊,晋之

完结小说《沧清成歌雪成烟》是雨微醺最新写的一本同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衣坊,晋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第二日清早,美美地睡着懒觉,正待翻过身继续睡去,就听到张妈在门外请话说司马镜传我去大堂,才发现已经日头高升。 随意换上一件青色衣...展开

《沧清成歌雪成烟》免费试读

第二日清早,美美地睡着懒觉,正待翻过身继续睡去,就听到张妈在门外请话说司马镜传我去大堂,才发现已经日头高升。

随意换上一件青色衣裙,不由晴儿梳那些难弄的发颉,就在头顶绾了个最简单的花式,一支玉色钗子斜扎发际,淡淡地扑些花粉,镜中的人倒是让我惊艳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特别是一双如水的眼睛,盈盈一笑,几乎让人失神。

“小姐,小姐可真是美呀!”张妈不由感叹,我才回过神来,拿起梳子把浓浓的刘海给弄下来,然后又扑了重重的粉装,看着几乎没什么清秀的感觉才提起裙罢示意晴儿随我出门。

“小姐你。”对于我的丑化自我,晴儿十分不解。

我侧脸笑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言罢,不多说什么就进了司马府大堂,司马镜正同几个夫人喝着茶,一群婢女恭敬地站在后面。

司马镜见我含笑行礼,也一改平时的冷淡,竟然亲自上前扶起我的胳膊,笑道:“吾儿不必多礼,近日天气转凉,身子可还好?”

我心里一阵抽搐,这变脸还真是快,但是脸上还是赶紧堆着笑,道:“多谢父亲,雪儿甚好,不知父亲传女儿何事?”

司马镜笑道:“今日皇后已经从宫中传出话,将你赐婚给小王爷。”

我一听,心里嗵的一声,赶紧道:“我。我还年幼。”

“这个不急,待到你满了十六再行婚礼,算算时日还有半年,只要是赐了婚,秦陵王府就不能有何托词了。”司马镜说的甚是得意。

我才一下子明白过来,那薛皇后是大皇子亲妈,既然我嫁给奉陵王府是有利大皇子,管我是大家闺秀国色天香还是丑女一个,重点都不是这个,传我进宫赴宴其实也只是个程序问题。

“父。父亲。”我努力的想要再周转,但是司马镜却不愿意听,只道:“你现在不记得以前的事,连琴棋之艺也都忘记,要好生在府中练习,半年之后嫁入王府可是万不能出差子的。”

知道多说无益,再看那些夫人们的谗媚笑脸,装作顺从的行完礼就退了出大堂,一路小跑着回茗院,我就把自己关进了屋里。

对于司马府里不受宠的生活,每天除了有些无聊之外,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对于别人要一手决定将来的生活,我是不能接受的,而且司马镜还一心要将自己嫁给一个花花太岁,生在社会主义的我,更是万万不能接受的,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要自己打算。

决定要自谋路子,自然不能慢,经过询问打听之后,我就找到一个规律,司马镜每天清晨就要出府上朝,然后再去府衙办公务,一般回府都在日头偏西时分。而府里那些夫人,都不太来茗园,自从司马镜宣布我的亲事之后,也有几个厚着脸皮过来的,不过都被我一一挡了回去,所性她们不来了,这也正合我意。

经过查看,我弄清这茗园在府里的最左侧,依着院墙而建,茗院后面就是一间闲置的花苑,苑里并未种什么花草,都是平日里放置些下人打扫园子用的器具,因为年前司马蓉出嫁时府中大修,工匠们图方便就请话在那花苑里开了道小门方便运送泥沙,后来府园修完,后厨的管事图个出府方便,就把门给留了下来,平日都是后厨的仆妇们出入。这二小姐不受宠弄了个这么靠边的地方住,倒是给了我个大好机会。

第二天清早,我起的特别早,打开盒子看着昨天薛皇后赏的东西,心里就出了主意,吩咐了晴儿和张妈帮我弄了套男装换装上。

借着没人留意,我就迅速轻声从小门出去,绕过一条小巷,到了花都的正街,宽阔平坦,人来人往,酒厮商贩,茶楼画坊分排街头,看来这宛陵国还是个富裕之国。

先找了个当铺把薛皇后赏的东西给当成银两。首先就是要想想做什么营生,负手在街上转了几大圈,就又郁闷起来了,还真想不到能做什么营生。

“哟。这是哪家的公子?好生俊俏。”正当低头想着的时候,猛地身边一阵香粉味传来,一个软软的胳膊一下子扑了上来绕上我的脖子。

“谁?”我本能的一挡手,一记反扣,那个扑向我的女子就爬在了地上,我才看清我是走到一家青楼外面,门口一大群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正在拉客。

“哎哟。”地上那女子被摔的实在,一个劲地呻吟起来,吟喘娇媚,引来大群的路人看戏。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踢场子的?”屋里走出来一群手执棍棒的龟奴,中间叉腰站着一个满头珠翠的胖妇,估计是老鸨。

“哪里来的,敢到老娘的百花楼来踢场子,不打听打听。”那老鸨扭着腰走到我面前,一头的珠翠叮叮当当的。

“妈妈,他。”地上的女子看到有人出面,一脸的可怜,眼泪在眼中溜溜地转着,那老鸨立马一脸怒火更盛。

看到自己身处囹囵,我知道这下不好脱身,所性随机一变,道:“我可不是来踢场子的,小爷我不喜欢她罢了,太丑了!”

言罢,我随手掏出一块银子豪气万丈地丢给老鸨,高抬着头就朝屋里走,“去给小爷开间好房。”

对于青楼,我可是从来都很好奇,这次事到头上,就当花钱探个好奇。

那老鸨一见钱,立马乐得睁开了眼,满脸堆笑跟上来,挥手让那些龟奴散去,“小爷,可没相好的姑娘呢?还要妈妈我帮你挑?”

进门打量一眼大厅,虽是白日,却也是一片酒色生香,几桌三三两两坐着些脑满肥胀的家伙正上下其手的对些姑娘动手脚,显然这个百花楼的生意是甚好的。我撇了撇嘴,随口道:“你这最漂亮的姑娘是哪个?”

“哦,我们百花楼的当家姑娘可是碧珠,只不过。”那老鸨说着就犹豫了,脸上却是带着得意。

我扭头看她,道:“只不过什么?”

老鸨堆起笑脸,三分自豪的道:“碧珠姑娘可是小王爷包下的。”

我道:“小王爷?哪个小王爷?”

老鸨笑道:“就是奉陵王府的小王爷,那可是百花楼的常客。”

我一下子来了兴趣,早听闻那个小王爷风流的很,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上,对这个花花太岁本来没什么心思理会,不过既然遇上了,我倒是好奇的很,随即一转眼珠,道:“在小王爷旁边的旁边给我安排间屋子,再找个姑娘来。”

老鸨立马笑的眯起眼,引着我上楼引我进一间屋,又招呼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进了屋,道:“小公子,可满意?”

我打量了一下那个姑娘,身高比我差不多,就笑着示意老鸨出去,:“好好好,很满意,你去吧。”

老鸨眯笑着出了门,那女子也立马朝我扑了过来,我赶紧闪开一点,笑道:“美人儿,你这儿没有没胭脂水粉之类的?”

那女子媚笑,道:“公子要这些做什么?”

我丢出一些银两给她,道:“寻个乐子,你快去取来。”

那女子一见有利,更是高兴了起来,赶紧点头转身去取,我靠在门后面,听着外面的脚步声,门一推开就狠狠地在她脖子上一砍。

扶住那倒下的女子倒床边,换上她的衣服,然后草草的洗了脸,再用胭脂水粉细细地打扮一番,一拂袖一转身,看到镜里的风华美人,我不由感叹一声,这还真是个大美人,眼下也才是十五岁,再过两年,还不知道要多倾国倾城呢。

发了一下花痴,扯出随身纱帕系在脸上,然后轻轻地打开一点门缝,看到没什么人留意,就溜到旁边的门外,可是听了一阵,却没有声音,“难道没人?”

我推门进去,扫视一眼屋里,果然是小王爷的包厢,华丽不在话下,流苏华纱,香瑞兽鼎,淡淡地烟脂味儿夹带些龙涎檀香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一屋的暧昧风情,让人浮想联翩,却又没有听到莺莺燕燕的声音,也没听到有动静,就大摇大摆的在屋里到处看了起来。

“看什么看,人都走了。”一个慵懒玩味的声音突然响起,吓了我一惊。

我未经思索的顺口就是一句,:“关你屁事!”

随即,我呶嘴抬着下巴回头,就看到了那个在我以后的生命里会一再纠葛的男子,多年后当我们都已不再年少,相对坐在繁花盛开的花树下谈及初见时,都为那时的年少轻狂而露出笑意,只是那时的笑意包含了太多的沧桑沙沥。

手执酒壶,十九岁的他就那么随意地半躺在榻上,华服玉带,腰系一片白玉,神情慵懒中露着一种富贵闲适之气,双眼漆黑深邃不见底,挺直的鼻梁,薄而有型的唇,特别是那一双桃花眼,噙着数不尽道不明的笑意,几分暧昧,几分玩味。两个字“风流”!不折不扣的风流!

“你这个样子,太应该在青楼里左拥右抱。”这并不出言讽刺,我是说的心里话。看到这个人,我立马想到了青楼里左拥右抱的公子哥,那叫一个风流,那叫一个倜傥,这样的美色,估计不少姑娘不收钱都愿意陪!

“你倒是了解我,看你眼生的很,新来的?”那人不气,反倒是支起胳膊打量我。

“你就是小王爷赵祯!”我迎着他的目光也打量起他。

他倒是对我吃惊不少,不过马上又恢复神态,伸手来挑我的下巴,道:“正是,说说你叫什么?”

我顺手把他挑向我下巴的手腕一扣,朝后一扭。他不料到我一个小姑娘会突然发难,胳膊就被我折到后面去了,我心里暗笑一声,然后抬掌狠狠在他脖子上一砍,本以为他怎么的也要昏过去吧,哪里知道现在的这个身体已经不是21岁的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