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蚀骨情深》蚀骨情深简童沈修瑾 立场倒换 蚀骨情深女王

更新时间:2020-05-30 00:03:52

《蚀骨情深》蚀骨情深简童沈修瑾 立场倒换 蚀骨情深女王 已完结

《蚀骨情深》

来源:作者:婠婠分类:主角:岑小溪,杜雨

《蚀骨情深》为婠婠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他一走,两位老人的注意力重新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公公对儿子犯下的错表示痛心疾首,义愤填膺的怒骂痛斥杜雨萌道德败坏。婆婆更是哭得声...展开

《蚀骨情深》免费试读

他一走,两位老人的注意力重新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公公对儿子犯下的错表示痛心疾首,义愤填膺的怒骂痛斥杜雨萌道德败坏。婆婆更是哭得声泪俱下,咬牙切齿的恨不能当场手撕了破坏家庭的可恶小三。

岑小溪没有练得一副铁石心肠,终是挨不过老人家的苦苦哀求,在他们的软磨硬泡之下,只得松口答应再考虑考虑。

可惜,信任一旦瓦解,就很难再重新建立起来。

陆文浩可以渣,岑小溪可不能瞎。尤其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了,更应该为肚子里尚未出生的孩子的将来做好打算。

于是,第二天中午下班后,岑小溪来到了位于江城工业园区的Silkage律师事务所。

听完整件事情的始末,司锦年淡淡开口道,“我知道陆文浩的父母一直待你不错,可人性的自私与排他,是不能为我们所左右的。公婆不会永远站在你这一边,一旦牵扯上利益,只会无条件支/持自己的亲生儿子。”

“小溪,心存良善是好事,但更应该看清形势,懂得如何自保。”

岑小溪蹙眉沉默不语,她清楚的知道他说的一点没错。

没有人愿意当鸵鸟,一辈子将头埋在沙子里。当她下定决心重新抬起头时,眸子似被重新点亮。

相知多年,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彼此的想法。

司锦年会心一笑,“行了,先回去吧,我会帮你想办法。记住,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有什么事随时打给我。”

她笑得勉强。

“不用担心,就算将来没人养你,还有我呢!”司锦年打趣道。

“谁要你养!我又不是宠物!”她总算笑了起来。

从司锦年办公室出来后,岑小溪心情轻松了不少。

虽然遭遇了背叛,庆幸却不是自己一个人在面对。她垂首看着小腹,那里面有她余生的希望。为了这个希望,她必须坚强!

同样身为人母的沈钰,也时刻为不服管教的独生儿子苏子乐操碎了心。从巴黎归来,处理完了公司的大小事务后,某天下午,她在家里约见了岑小溪。

“岑老师,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我希望您能来给子乐当私人家庭教师。”沈钰优雅的端坐在沙发上,说话简洁明快,如同她那一头干练的短发。

“沈女士,苏子乐很聪明,只要他努力念书,成绩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其实孩子最需要的是母亲的陪伴。”岑小溪婉拒。

在江城,不知有多少人想跟沈家攀上关系。

这让沈钰有些意外,她不由得又细细打量了岑小溪一番。

混迹商场多年,她什么样的人没见过,真正不为利益所动的人还真没有。如果有,只不过是诱/惑不够大罢了。

心头思绪万千,面色波澜不惊,沈钰抬腕看表,“20分钟后,我还要飞美/国。不如这样吧,你利用课余的时间来家里给子乐辅导功课,薪酬每月十万,期末考让子乐成绩提升到年级前十。你可以做到吗?”

十万!

这可是岑小溪薪水的十倍还多!

要是换作以前,她会坚守原则,可如今多事之秋,她确实需要更多的钱。

眼底泛起的犹豫被对方看在眼里,沈钰将一份协议书推到岑小溪跟前,“我不会强人所难,但也希望你能体谅我为人母的不易。最重要的是,子乐很信任你,对我来说,你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

“好,请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岑小溪拿起笔在协议上签了名。

“明天。”

从沈钰书房出来,刚走到楼下客厅,岑小溪的手机铃声响了,屏幕上显示的是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请问是岑小溪吗?”

“我是,请问您是哪位?……什么?当街伤人?……”

接完电话她心情复杂,思想挣扎之时,一不留神撞上了正准备开门出去的沈千安。

“对不起!”岑小溪连忙致歉。

见她脸色不大好,沈千安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话音未落,岑小溪转身又撞到了门框上,额头顿时传来剧痛。

沈千安无语的拧起了眉头,这个女人,真是笨手笨脚!

岑小溪却顾不上疼,一边龇牙裂嘴揉着头,一边仓皇的大步往外走。

见她如此着急,沈千安问道,“赶时间?”

“啊?”没料到他会有此一问,岑小溪愣住。

“我正好出去,如果顺路可以载你一程。”沈千安漫不经心答道,就像在路边随手救起了一只落水狗。

沈家大宅位于江城富人云集的紫金华府山庄,一路上进进出出全是私家车,鲜有出租车路过,岑小溪犹豫不过两秒便开了口,“我要去荷塘街。”

半小时后,黑色迈巴赫载着二人抵达了目的地。岑小溪向沈千安致谢后下车,然后三拐两绕的找去了荷塘派出所。

陆文浩身上带的钱不够交罚款,要不是念在公公有高血压不能受刺激,她才懒得管这档子破事。

当看清调解室里的情况时,岑小溪蹙紧了眉头。

没想到,受害人,竟然是杜雨萌!

“你不说话,让我们怎么帮你?”鼻青脸肿的杜雨萌对面坐着一位年轻女警,无论女警怎么耐心询问,她都只是垂着头落泪。

陆文浩这个人渣,对孕妇也真下得去手!

“老婆,你总算来了!”

“坐下!”

陆文浩看见她,刚想起身就被做笔录的民警呵斥住,悻悻的又坐了下去。

“啊——”

刚才还跟哑巴似得杜雨萌此刻忽然来了精神,她倏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怪叫着朝岑小溪扑了过来。

“都怪你!要不是你怀的是男孩儿,他就不会每次都让我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她凄厉的嗓音在调解室上空回荡。

本来对杜雨萌持同情态度的几个警员,不约而同的流露出鄙夷的目光。

这个女的居然是个小三!

岑小溪微微一怔,身旁给她领路的男警员立即面不改色的挡在前面,身手敏捷的擒住了杜雨萌的手腕,在随后冲上来的女警员配合下,将她强行拖开。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鬼吼鬼叫什么?当这里是菜市场吗?破坏别人的家庭,你还有理了?给我坐下!”男警员沉着脸命令道。

被警员一声大吼,杜雨萌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臊眉耷眼的歪坐在椅子上。

“姓名,年龄,他为什么打你?”女警员板着脸,例行公事的一一问道。

“警察同志,真不怪我,是她自己没站稳摔的。”陆文浩急于撇清关系。

“没问你!给我老实点儿!”女警员斜眼瞪他。

杜雨萌哭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了口。

原来,在陆文浩的逼迫下,她又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了。出了医院,杜雨萌心生怨念,一时激动就和他在大街上吵了起来,二人争锋相对互不退让,陆文浩气急对她拳打脚踢。围观群众看不下去,有人暗中打电话报了警。

此刻,陆文浩满腔怒火,他丝毫不知愧疚,反而责怪杜雨萌小题大做,让他惹上麻烦,却又碍于警员在场不敢轻易发作出来

岑小溪怒其不争的看向杜雨萌,忍不住在心里感叹道,这个女人的脑子是浆糊做的吗?

派出所接警倒是见惯了这类狗血的撕逼事件,警员们早已见怪不怪,见杜雨萌情绪已经平稳,似乎并没有提告的意思,便建议他们私了。

笑话!

做错事的又不是她!

她怎么可能允许自己低声下气去恳求一个小三的原谅!

做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