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本公主就是个妖孽》妖孽公主六个夫 强受 本公主就是个妖孽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7-30 18:05:02

《本公主就是个妖孽》妖孽公主六个夫 强受 本公主就是个妖孽全文免费阅读 已完结

《本公主就是个妖孽》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柳芽煎饼分类:短篇主角:朱朱,明后

《本公主就是个妖孽》是柳芽煎饼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本公主就是个妖孽》精彩章节节选: “哎呦,小姐快请坐!请坐!”胡管家笑嘻嘻地说。他是个矮胖的中年男人,秃顶,挺着个大肚子。 “胡管家也快坐吧。”芍小眉客气道。 “...展开

《本公主就是个妖孽》免费试读

“哎呦,小姐快请坐!请坐!”胡管家笑嘻嘻地说。他是个矮胖的中年男人,秃顶,挺着个大肚子。

“胡管家也快坐吧。”芍小眉客气道。

“我就不坐啦,不坐啦,我说点事儿就走,”胡管家清清嗓子:“明后两天,小姐请不要出这个房门。”

他用手指指门,又指指地上的大竹篮,说:“这里面是小姐这两天的食物。”

说着,胡管家掀开竹篮上的棉被,里面是一些馒头、花卷什么的,还有一小碟咸菜。

“东西不好,委屈小姐了。”他抱歉地笑笑,说:“因为包子怕坏,所以换成了这些,请小姐见谅。”

“没关系,”芍小眉说,她正腻烦了包子,想要换换口味。

“只是,不让我出门,可是有什么原由?”

“这都是舞容少爷的意思,小的只是照着办事。”

“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小的不知道,”胡管家笑起来,腮帮子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小的知道也不敢说,毕竟您身份这么尊贵。”

给了点银子,把胡管家打发走后,芍小眉坐在书桌前读经书,但经书上的字怎么也进不了脑子里。真是奇了怪了,朱朱也不告诉我原因,胡管家也不告诉我原因,这些人都怎么了?

“朱朱,那明后两天,你陪我在这儿待着吧?我一个人怪闷怪闷的。”芍小眉问。

“嗯……对不起,小姐,奴婢不能在这儿陪你。”朱朱说:“对不起,小姐,真的不可以……”

“朱朱,有什么事,你是可以告诉我的,”芍小眉看着朱朱的眼睛,说:“我不会向别人说的,我保证。”

朱朱低着头,看上去快要哭出来了。

“朱朱,咱不说了,”芍小眉说:“咱们不说这些了,咱们吃樱桃,樱桃还剩很多呢。”

朱朱抽泣了起来。

芍小眉以为朱朱不会再说什么了,但是朱朱却说话了,声音哽咽:“明后两天,皇帝和太后要来紫冰宫,奴婢得去……服侍。”

“服侍?”

“就,就是……迎接皇帝、太后驾临的时候,奴婢要跪下,低着头、侧着身,去亲吻他们的脚底……所有第九等级的奴婢都要干这个。”

亲吻脚底,这也太恶心了吧?真是变态!

芍小眉让自己冷静了一下,然后轻柔地对朱朱说,“你不告诉我,是不是怕我以后瞧不起你?”

朱朱捂着脸,慢慢地点了点头。

“这真的让我很羞耻,很羞耻,”朱朱哽咽着说:“但一些和我一样是第九等级的姐妹,她们不觉得这是件没有尊严的事,她们觉得亲吻皇帝的脚底……是种荣誉。”

“我曾经也试着把这种事情当成个荣誉来看待……可是不行……我做不到……”

“你这就对了!”芍小眉激烈地说。她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冲动,她想告诉朱朱,还有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有决定自己干什么的权利,没有等级之分……

芍小眉轻轻地伸出胳膊,搂住朱朱哭得发颤的身体。

朱朱走后,芍小眉抱着双腿,呆呆着坐在床上。她想不明白,朱朱不告诉她还情有可原,可是胡管家也不告诉她,还说是舞容的意思……舞容,这家伙不想让我知道皇帝和太后要来紫冰宫,是怕我去认亲吗?胡管家说我“身份尊贵”,难不成,他也认为我是那个被称为妖孽的公主?

床上有个小案几,案几上摆着几个梨子、几块糕点。朱朱见胡管家送来的面食太单调,就去厨房要了这些送过来。

已是傍晚了,从窗户里照进来的阳光在床单上、地面上流转着,渐渐地暗淡了下去。

门外传来敲门声,芍小眉的思绪被打断,惊地抖了抖身子。

“谁?”她爬下床,去开门。

一个男人,穿着一件黑色斗篷,戴着兜帽,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

进了屋,男人摘下兜帽。

是舞容。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谁呢!”芍小眉放了心,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舞容转身,把房门关好,上锁。然后他走到窗前,探出身,向窗外左右看了看,再把窗户也关上,窗帘拉好。

“别点灯。”他突然说。因为窗帘拉上后屋里光线昏暗,芍小眉正要点灯。

芍小眉讪讪地放下烛台。

舞容从斗篷里拿出一个铜制雕花烛台,又拿出一根紫色的大蜡烛。这根蜡烛比芍小眉平时见到的蜡烛长一倍,宽两倍。

舞容把烛台放置在地板上,再把紫色的蜡烛插到烛台上。然后,他凭空在掌心升起一团蓝色火苗,再把蓝色火苗凑到蜡烛头上。

紫色的蜡烛被点燃,晃动着紫色的光。

“这是什么?”芍小眉问。

舞容甩甩手,把手心的火苗熄灭。

“有了这根蜡烛,除了我,任何人都无法进入这个房间。”

芍小眉也看到了,随着紫色蜡烛的燃烧,袅袅烟雾升起。一缕缕烟雾在空中打着旋儿,聚集,分散,聚集,分散,最后集中在房门和窗户上。

“听着,我把这个房间里任何有可能通向外界的地方都给封住了。明后两天,你就给我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什么动静也不要出,谁喊你也不要回答,听懂了吗?”他快速地说:“就是听见我在喊你,你也不要应答,因为可能会有人装成我的模样来骗你开门。”

“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门。”他重复道:“一定不要出门。”

芍小眉问:“是因为皇帝和太后要来吗?”

舞容神色严肃,问:“谁告诉你的?”

见芍小眉不说话,舞容双手握住芍小眉的肩膀,他的手很用力,握得芍小眉单薄的肩膀生疼。

他强迫芍小眉抬起头,和自己的眼睛对视,说:“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的。”

“你不信?”见芍小眉面无表情,舞容问,眼神悲伤。

芍小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你如果想让我相信你,就应该把一切事情告诉我。”

舞容盯着芍小眉,许久后,他叹了口气,给自己拉来一把椅子,坐下。

“好吧,”他双手合十,放在自己的额头上,闭上眼:“我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