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是你心里的光》愿你眼里有光心里有海 反攻 是你心里的光cp

更新时间:2020-08-06 18:04:39

《是你心里的光》愿你眼里有光心里有海 反攻 是你心里的光cp 连载中

《是你心里的光》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幺核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利淮丞,佟叔

火爆新书《是你心里的光》是幺核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利淮丞,佟叔,书中主要讲述了: 利淮丞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莱宝,他平时也确实是要擦面霜。 但是他看着莱宝怎么总觉得她不怀好意的,下意识的就要躲,可是床就这么大点,还...展开

《是你心里的光》免费试读

利淮丞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莱宝,他平时也确实是要擦面霜。

但是他看着莱宝怎么总觉得她不怀好意的,下意识的就要躲,可是床就这么大点,还能躲到那里去。

莱宝拽住利淮丞的左手,把他往自己这边拉了拉,企图用眼神震慑他,咬牙切齿地说:“别动!”

利淮丞觉得有些好笑,既然她这么兴致勃勃的,那他也不得不满足她想恶搞自己的心了,利淮丞就直接死死盯着莱宝的眼睛。

莱宝抠了一坨面霜,分别点在利淮丞的额头和脸上,然后笑眯眯的正想做点什么呢,利淮丞一把搂过莱宝的腰,把自己脸上的面霜蹭在对方脸上。

两个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眼神慢慢交融,看着对方眼睛里的自己,呼吸慢慢变深,周围的空气变得单薄,身上开始燥热。

莱宝害怕撞到利淮丞的伤口,一动不动的,眼睛却被什么东西牵制住了一般,停留在对方清澈深邃的眼睛上,口干舌燥的感觉越发明显,利淮丞箍着她腰的手,也在发烫。

她能明显的感觉得到血气在往脸上涌,她得脸现在应该已经红得像个猴屁股。她想把头低下,她这样太丢人了。

利淮丞根本没有给她躲避的机会,他觊觎莱宝那娇艳欲滴的小嘴好久了,他也忍了很久了,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到现在莱宝还是他的初恋,说出来都没人信吧,莱宝一开始也不信,后来利淮丞给她证明,至于怎么证明的说出来必然被封,反正她是休息了好几天。

事实证明,体力,不是熟能生巧锻炼出来的,而是蓄势待发的更强些。

利淮丞的手越勒越紧,莱宝眼看着两个人越挨越近的脸,利淮丞的呼吸更是洒在她的脸上,周围的空气里全是对方的味道,隐隐约约的有些牙膏的清新。

利淮丞的吻还是落下了,不是炙热而急切的,他的吻更像是在亲吻一个珍宝,轻柔细致,莱宝的唇瓣软糯的带着点甜,让人留恋的触感,终于和几年前的场景重叠。

只不过这次,躺在病床上的变成了利淮丞。

莱宝不是没有拍过吻戏,但是大部分结尾,再大尺度一点的也就是蜻蜓点水,讲究的是点到即止。

其实不光是利淮丞,莱宝也只有利淮丞这么一个前任,她在国外不是忙着学习,就是忙着治病,回国又开始在自己喜欢的行业奔波,哪有时间考虑个人感情问题,她是一点也不急。

莱宝觉得自己的嘴唇和心里都痒酥酥的,就想利淮丞停下现在的动作,可是她一动利淮丞就认为是她在回应,嘴上的动作不但没停,还变本加厉了。

结束时,两个人都微微气短,莱宝更是红着脸溜回自己的区域,再不看利淮丞一眼。至于利淮丞,他觉得今天这个伤很值,这个院住的也十分让人身心舒畅。

美滋滋的躺下,回味刚才发生的一切,莱宝红着脸,眼睛水汪汪雾气朦胧的样子,他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栽在莱宝手里了。

医院里不少女孩子对他明示或者暗示,他都是只觉得麻烦,并没有乐在其中的感觉,可是现在莱宝一个眼神就把他迷得五迷三道的。

莱宝则又回原处整理东西,说是整理东西,却一直在神游,她们俩好象不是随便就可以亲吻对方的关系吧。她觉得现在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显然只有她一个人这么觉得尴尬,看着那个亲了自己还一脸泰然自若的臭男人,莱宝觉得眼前的东西让人烦躁。

她砰一声把行李箱打开,从里面翻出自己的睡衣,看都不看利淮丞一眼,直直的走进厕所,洗漱换衣服,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双颊泛红,眼睛里宛若一汪春水,咬着牙刷,嘴唇粉嫩嫩的,脑子里又浮现起刚才和利淮丞发生的一切,莱宝越想越气,和前男友是暧昧关系实在是说不过去。手上的劲慢慢加大,感觉是要把怒气发泄出来。

莱宝在厕所用水把自己简单的擦拭了一遍,想起利淮丞躺在床上,不会还要给他擦身体吧?莱宝靠在门上想了想,觉得还是走一步看一步来的实在,快速的换上睡衣,开门走出去,也还是不看利淮丞一眼,也许是尴尬,也许是正在生气。

她把自己的被套床单铺好,这是她的小癖好,不用酒店的一切东西,包括烧水壶。说起这个就不得不说一说黑粉。

莱宝的黑粉比较极端,开始她还不出名的时候接了些小角色,不乏一些反派,不知道是不是她演技太好的缘故,只要剧一播出,她一准会被正派角色的演员的粉丝狙击。

她们会找人买莱宝的酒店信息还有房号。花钱买通保洁,往莱宝睡的床上放些奇怪的东西,在她印象里有放断肢模型的之类的,还有放血包的,更甚至还有放些动物尸体的。烧水壶里放沙子石块,排泄物的。

莱宝被整过一次后就长记性了,进酒店一般的什么偷拍设备都是最基本的检查项目,她每次出门都要备一套床上用品和烧水壶。

后来慢慢的养成习惯了,别人觉得很麻烦的事情,也就变成家常便饭的事情了,很多人说她矫情公主病,她也懒得辩解。

只是不知道利淮丞怎么看。脑海里莫名其妙浮现了这个想法,她狠狠的摇了摇自己的头,想把这个想法甩出去,管他怎么看,她怎么舒服怎么来。

莱宝想的太多了,利淮丞这个小癖好多到可怕的人,早就睡着了。

利淮丞半夜被疼醒了一次,扭头看着左边,离自己不过一臂距离,背对着自己的莱宝,他在心里嘀咕:过这么严实不热吗?

莱宝像是听到了一样,一下自掀开自己的被子,翻身,四仰八叉的又陷入熟睡。利淮丞看着她白净的小脸,觉得伤口好像都没那么疼了。

第二天天一亮,利淮丞的生物钟就准时响了,他躺在床上,一点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只知道自己后来做的梦都是甜滋滋的。

再看看莱宝,睡得四仰八叉的,他费劲的用左手撑起身子,靠在床头,翻开昨晚没能坚持看完的病历。

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来查房,利淮丞让他们别出声,以免莱宝被吵醒,他让护士把莱宝的被子盖盖好,好挡住一些人的目光。

查房的医生很快久检查完了,给病人大概说了些注意事项,看了莱宝一眼,摇摇头走了,来监护人比病人睡的还死他也是第一次见。

人都走了,莱宝也动了动,闭着眼睛伸懒腰蹬蹬腿,翻了身夹住被子准备继续睡。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发出轻笑,僵住了片刻,像突然想起些什么似的,骤然真开眼睛,正好对上利淮丞的眼睛。

眼神带着一丝玩味,大部分的则是一种腻人的宠溺的意味。

莱宝一骨碌爬起来,抓抓自己的头发,坐着发懵,看着对面的墙,抓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郁闷的说:“都这个点了,医生都来过了吧?”她多希望自己的得到的是否定回答。

利淮丞眼睛里的笑意越来越浓,然后点了点头,莱宝捶了一下床,瞪了一眼右边悠闲的人咬牙切齿道:“利淮丞!你干嘛不叫我!”

莱宝要被气死,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睡觉的时候是什么疯样,这下全被别人看去了!“叫你?你忘了你第一次叫你起床?”利淮丞的话一出来,莱宝就沉默了。

她第一次去利淮丞家里,还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当时袁教授有事,就把她丢给利淮丞,他先是带她去吃饭,然后带回家,那个时候她才15岁,她现在还是真佩服当初那个未成年时期,谁家都敢去!

她还记得那天晚上利淮丞是把主卧让给了她的,但是毕竟是新地方,她失眠,凌晨四点多才睡着,利淮丞八点跑来叫她,她那时候刚睡沉一点,就被叫醒,能不发火吗?

莱宝又瞪了利淮丞一眼,爬起来叠好被子,把牙刷递给那个躺在床上一脸事不关己的臭男人,拿着衣服进厕所洗漱。

半个小时后,莱宝推门出来,又是那个精致又完美的女人。

时间不允许她再磨蹭,立马掏出手机给佟叔打电话,让酒楼送饭过来。

电话里佟叔依旧是打破砂锅问到底,非要莱宝告诉他利淮丞伤到哪里了,本来想糊弄过去算了,结果老爷子活到这么大岁数也不是白活的,一下就识破了,莱宝只好详细的把利淮丞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告诉老爷子。

老爷子在电话里训了几句,又问了莱宝要吃什么。

京华门诶!她自然是有很多想吃的菜,但是一想到章悦的眼神,坚定的说自己要吃沙拉,结果又是被一顿教育。

说什么莱宝不知道沙拉是外国的菜吗?大中午吃什么沙拉,至于莱宝吃什么,他会看着办的,说完不等莱宝做出反应,他就直接把电话掐断。

莱宝看着躺在床上还在看病历的利淮丞,皱了皱眉:“到时候,你病是养好了,眼睛瞎了!”说完抽掉他手里的病历册,把他往上扶了扶,又在他背后垫了个枕头。

又颠颠的跑去给他倒了杯水,等水凉的时间,她把剩下的热水倒在盆子里,给利淮丞洗了脸,经过昨天晚上的事,她是不敢再给利淮丞擦什么狗屁面霜了,装作自己已经把能做的事做完的样子,溜之大吉。

结果,昨天晚上尝到甜头的某人却叫住了她,问她为什么不给他擦油了。

莱宝一记刀子眼甩过去,为什么?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耍流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