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靠直播当上最富丐帮帮主》乔峰是第几代丐帮帮主 娘受 我靠直播当上最富丐帮帮主紧缚

更新时间:2020-08-13 00:09:57

《我靠直播当上最富丐帮帮主》乔峰是第几代丐帮帮主 娘受 我靠直播当上最富丐帮帮主紧缚 连载中

《我靠直播当上最富丐帮帮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吴若泰分类:主角:牧锦,颜望

主角是牧锦,颜望的小说《我靠直播当上最富丐帮帮主》此文是吴若泰原创的短篇小说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小二送上酒,男子二话不说把酒布给掀开,一坛递给牧锦,一坛自己捧着喝。 “这样喝果然爽!”牧锦也抬着酒坛,仰头就喝,酒水滤出嘴角,...展开

《我靠直播当上最富丐帮帮主》免费试读

小二送上酒,男子二话不说把酒布给掀开,一坛递给牧锦,一坛自己捧着喝。

“这样喝果然爽!”牧锦也抬着酒坛,仰头就喝,酒水滤出嘴角,她轻轻一擦,烦闷的心情轻松不少。

男子几乎不说话,只是和牧锦相视而饮,牧锦觉察他的冷漠,恰好自己也不爱多说,便默契地畅饮。

不多时,一坛酒便尽数入了愁肠,如火一般热辣辣地蔓延开来,牧锦热得脸通红,一向不知醉的身体竟然有些失灵,脑子也发晕。

男子不紧不慢地喝着,并不像牧锦喝得那般急,脸色全然不变。

牧锦心里觉得怪异,孤身一女子游荡江湖,防人之心不可无,趁自己没醉倒,她起身唤来小二结账,跟男子说了一声告辞。

男子放下酒坛,没有挽留地应了一声。

牧锦刚出了酒楼,男子也起身结账走了出去,冷淡的目光追着牧锦而去,不远不近地跟在背后。

牧锦走着走着不仅头越来越晕,手脚还开始发软失力,不像是仅仅喝醉的样子。

到底是怎么了?

她握着剑支撑在地上,好似下一秒就要晕过去,脑子像装了螺旋一般,死命地转,黑暗慢慢地席卷而来。

在她倒下的那一刻,男子出现在她身后,抱住了她的腰,继而他施展轻功,将人带到了自己的密室内。

风是凉的,一路过来,剑上原本温热的血都被吹凉了,但它的腥味,风无论如何也无法完全带走。

蒋青烟来到的颜的府邸,一把把脸上的人皮面具给掀开,属于自己的脸暴露在空气中,每个细胞都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他赤目,暴戾,直到闻到一丝清香才慢慢恢复清醒。

“帮主。”守在门口的丐帮子弟向蒋青烟致敬。

“他回来了吗?”

“刚刚带了一个人回来,在密室。”

蒋青烟嘴角有一丝笑意,手里握着的人皮面具,真是万分神奇,没有知道他是蒋青烟,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吴暇。

谁认得出来,这世界上除了瞎子才用心去感受,有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顺着密道走入密室,目光先是落在床上笼罩着一个身影的白布,而颜正在面对着各式各样的药剂调试着药品。

听到有脚步声,他如同冷蛇般令人发怵的眸子投了过来。

“谁让你进来的?”

“我只是好奇你是怎么把人皮面具做得如此逼真的。”

“你无需知道。”

“……”

知道颜冷漠得几近无情的性子,蒋青烟也不想讨那么多嫌,直接了当地说:“我来找你是想问问,你答应我的面具,何时才能做好?”

“没有足够的材料。”

“要什么材料?”

“能做面具的人皮。”颜掏出一张纸掷给蒋青烟,看似薄薄的一张纸,落在手上,有一股暗劲。

“脸谱大会。”蒋青烟瞄了眼纸张上面的四个字,瞬间知道如何安排,“一日后,你要的脸谱大会,会在来福客栈举行。”

“出去。”

蒋青烟将要迈出去的脚步忽然停住,因为他看到了在桌子上有一把非常熟悉的配剑。

“这把剑?”蒋青烟骤然瞪大眼睛,牧锦?

他回身一把扯掉了那块巨大的白布,露出躺在床上的身影。

果然。

是牧锦!

“你做什么?”颜有些不耐烦,他最讨厌,别人动他的实验品,任何人都是。

“你不可以动她!”蒋青烟吓得差点暴走,要是他刚才那么走了,牧锦是不是也要成为颜的试验品。

颜绝对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江湖奇人,要知死在他手下有多少人,就算算他弄过多少张人皮面具,用十恶不赦来形容他都不足以,若非要掰倒吴暇,他也不会与颜这种危险的人合作。

蒋青烟只知道他叫颜,不知他的身份来历,连他真实的脸都未曾见过,或许就算他顶着真实的脸,蒋青烟也不敢肯定他没有戴人皮面具。

千人千面,武功莫测,颜,神秘地让人对他惧大于敬,宁远离也不敢靠近。

“还没人能从我眼皮底下把人带走。”颜一副没得商量的语气。

“这是我的未过门的妻,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你的手上的。”蒋青烟没有把握拗得过颜的实力,可他平生,没几件珍视的东西,而牧锦是他的命,哪怕颜再如何恐怖,大不了鱼死网破。

颜冷冷地盯着他们,嘴角的笑意如同深渊里爬出来的魔鬼,带着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蒋青烟看得出他怒了,但他不会认怂。

“如果我可以给你找到更好的人皮你可否放过她?”

“你找不到。我找了十年才找到她。”颜万分笃定,“况且,你答应我的并未兑现。”

“有,我一定会找到的,吴暇的脸我也一定会尽快送给你,再给我一点时间。”蒋青烟道。

“我最不相信的便是尽快。”

“那一个月,一个月内我一定将吴暇给送来。”

“吴暇本就是我的,不能换走她,因为她现在也是我的。”颜的语气中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成分,所以让人森然。

蒋青烟将牧锦放回床上,右手拿刀指向颜:“今天我一定要带她走。”

“试试看。”

蒋青烟还未反应过来,颜已经伸手握住了他的剑刃,轻轻一折便断了。一股力道透过剑身穿入他的手掌,震得他手掌发麻,几乎握不住剑。

颜的内力非常强势,远远在他之上。

他想要碾死蒋青烟,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你……”蒋青烟无法想象颜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怎样的老妖怪,否则怎么可能有那么雄厚的内力。

“滚。”

蒋青烟欲动,此时颜毫不客气一巴掌将他轰出了密室,密室的门在他的面前合上,从慢慢合上的门缝里,他看到颜将牧锦的身体摆正到床上,重新盖上了那块白布。

颜无动于衷的神态,好似床上的人就是个死人。

“不。”蒋青烟的眼睛迅速充血,手指上的青筋一根一根地冒了出来,有一股无法压抑住的火好似在心口烧,烧得他控制不住体内暴乱的内力。

“嘭!”他一巴掌劈在密室的石门内,劈得地动山摇,下一秒,石门从中间轰开,石屑纷飞。

“任何人都不可以伤害她。”蒋青烟不知道自己血红的眼神有多恐怖,内力在逆流经脉时能发出巨大的破坏力,但也带来了一阵比一阵更恐怖的疼痛。

颜望向他,表情没有浮动。

他还在强行汇聚内力,似乎没察觉到自己已经走火入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