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 cp 上门女婿MB

更新时间:2020-08-27 12:05:45

《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 cp 上门女婿MB 连载中

《上门女婿》

来源:作者:卢小少分类:婚恋主角:袁天雪,唐谦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卢小少原创的婚恋小说《上门女婿》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袁天雪,唐谦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他只侧眼瞪了孙晓棠一眼,冷声道:“带着你的富少快滚,别影响我爸的心情。” 这一眼中,带着无尽的寒气。 孙晓棠不禁背后发寒,连忙缩...展开

《上门女婿》免费试读

他只侧眼瞪了孙晓棠一眼,冷声道:“带着你的富少快滚,别影响我爸的心情。”

这一眼中,带着无尽的寒气。

孙晓棠不禁背后发寒,连忙缩着脑袋和保镖把肖凯带走,开车快速离去,头都不敢回一下。

看着一行人开车离开,唐谦才开始安顿父亲,坐车找了一个离袁家近的公寓楼,让唐天明住下。

接下来的三天里,他都在仔细琢磨无上玄清经,和那些他能学的经文、招数,一直被压制、打击着的心性,也提升了一些。

中午,他刚和唐天明吃完饭,手机便响了起来。

唐谦出门接通电话,只听见那边传来袁天雪冷冰冰的声音:“你在哪儿?”

还不等他说话,袁天雪语气不耐道:“去红星超市等我。”

电话挂断,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

他早已习惯,红星超市是他父亲家旁边的小商店。

坐车去到红星超市,他看到了袁天雪的红色轿车,走过去才发现,袁天雪站在通往他家的巷子里,手里还提着几袋保健品。

他快步走过去,发现今天的袁天雪有些不一样,应堂发黑,面色憔悴。

“你搬家了怎么不跟我说,是出了什么事?”袁天雪沉声道。

他想了想,不知道从何讲起。

袁天雪似乎并不是真的在意,把手里的补品丢给他,又从小皮包里抽出一张银行卡丢给他:“懒得管你的事,这里头有三万块,给你爸买点补品。”

“我不用,之前的二十万,还剩下十八万,我等会儿还给你。”他将银行卡递给袁天雪,有些不自在道。

袁天雪脸上带着轻蔑,笑了笑:“在我这里装什么呢,让你拿着就拿着!”

无奈,他只能拿起,免得吵架升级。

这时有衣着朴素的路人经过,袁天雪提了提衣领,沉声道:“走,去车上聊。”

她脚下步伐极快,好似在这里多待一刻都会降低身价。

离车还有一段距离时,袁天雪不小心扭了一下脚,整个人突然踉跄向前倒去。

唐谦见状,身形一闪,连忙向前一把搂过她的细腰。

她站定后,唐谦蹲下身想帮她看看严不严重,却被她一把打掉。

“别碰我!”她羞怒不已。

唐谦这才想起来,袁天雪是很排斥跟他有肢体接触的。

但是,在袁天雪打开他手的一瞬间,他下意识察觉到很多信息:

印堂发黑、气势薄弱、短期内必有血光之灾,祸及家人。

他有些发愣,思索片刻后才意识到,这是他根据纵横心经里的相术看出来的。

而这一切感知的源头,正是袁天雪腰间挂着的玉佩。

上头似乎被人施了恶咒。

唐谦心里说不出的惊讶:“到底是谁要害袁天雪,会给她这种歹毒之物?”

这时,袁天雪已经走到了车门前,看唐谦还停在原地,不耐烦地催促道:“你还走不走?”

唐谦走过去,一把拉住袁天雪的手腕,神情严肃道:“你身上的玉佩谁给你的,快把它脱下来,不然会有危险的。”

袁天雪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将他的手一把甩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荒唐了?”

唐谦见她不信,心里更焦急:“我是说真的。”

“神经病,快上车。”袁天雪怒瞪他一眼,钻进了车门。

车内两人都很安静,袁天雪越想越气。

唐谦个性软弱,一无是处也就算了,现在还变得神神叨叨的,自己怎么跟这种人过一辈子?

“我们离婚吧。”袁天雪眼神冰冷道,语气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

唐谦听到这话,短暂的愣了一下,眼神中掠过一抹痛楚。

看来,她早就想跟自己离婚了。

“这样的日子我过够了,你平日里除了干家务,别的都不行。”

“离婚以后我会给你五十万,我们好聚好散。”

唐谦一听,心里便感到前所未有的悲凉,原来自己只值50万。

当初袁天雪找自己结婚的时候,也是经过这样的权衡?

一个念头突然闯进他的脑海,相比总是受人冷眼,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袁天雪见他一言不发,一股无名火从心中骤然升起,他总是这副没脾气的样子,软弱无能到骨子里。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袁天雪按压住心中的怒气冷冰冰的问道。

“我……”唐谦低声道。

“算了,对牛弹琴。”袁天雪将车发动,不在看他。

车行驶在路上,没人知道唐谦心里在想什么,

多年前,他和袁天雪初次见面时,袁天雪是那么单纯善良,给他留下极好的映象。

否则一年前,袁天雪来找他帮忙,他不会答应下来,去袁家做上门女婿。

突然,眼前发生的一切引起了他的注意,袁天雪正在减速,他伸手猛地一摇方向盘。

车快速转向,袁天雪大惊:“你干什么,疯了吗!”

只见车冲进了绿化带里,好在正处于减速状态,只是轻轻碰了一下绿化带里的大树。

“你知道我这辆车多少钱吗,刮伤一处,卖了你都修不起!”袁天雪大喊。

不过让她想不到的是,下一秒,碰一声巨响,一辆面包车快速撞烂一辆轿车。

那轿车所在的位置,正是袁天雪刚才要停下的地方。

两辆车的车头都撞烂,好在司机都没啥大问题,已经从车里出来,往斜上方看。

袁天雪心有余悸,不过视线还是被其他人带偏,看向他们看去的方向。

只见斜前方不到十米的位置,五星级酒店的楼下正围着不少人。

酒店七楼上浓烟喷发,一个大约七八岁的男孩,坐在窗沿上求救。

男孩怯生生的,细小的手攀附着窗户栏杆,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危险。

“走,去看看。”袁天雪下车,跑到了酒店前。

唐谦也跟上,心里对那玉佩更加在意。

人堆里,有五六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撑着一床被子,准备接小孩。

一个衣着不凡、看上去就很有身份的女人正哭喊着,让小孩不要慌。

“小新,妈妈对不起你,不该留你一个人在房间!”

“你别害怕,勇敢一点!”

名字叫做小新的男孩,边哭边透着恐惧道:“妈妈我不敢跳!”

眼看着火势越发迅猛,消防车还没到,再不跳的话,自己的儿子恐怕就性命堪忧了,蒋月如死死拉住被角,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小新,你要相信妈妈。”

男孩点点头,在窗户沿上艰难挪动着屁股,但就是不肯撒手。

乌黑的浓烟比刚才强上两三倍,仿佛随时都要将小男孩吞没,场面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小心,你可以的!”

然而蒋月如的话音刚落,碰地一声巨响。

房间内突发爆炸,巨大的气浪把小新从窗边上猛地推开,脱离了原本的方向。

不偏不倚,就要落到袁天雪头上。

唐谦眼疾手快,催发无上玄清经。

只见他身形一闪,快速推开身边的袁天雪,伸手搂住小新。

袁天雪只觉得一股巨大力量撞在自己身上,等她回过头,却发现唐谦已经倒在地上,怀中还牢牢抱着一个小孩。

原来,唐谦在千钧一发之际把人接住。

为了卸力,他矮身在地上滚了几下,直到撞到花坛才停下来。

周围的人见状一窝蜂涌了过来,一名大妈将小新从唐谦怀里抱过去,却发现小新双目紧闭,已经昏迷了过去,身上还有淤青。

“你怎么接小孩的?小孩头撞在花坛上昏死过去了!”大妈指着唐谦怒道,好像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蒋月如将小新抢到怀里,听他的心跳声,却发现几不可闻,眼泪顿时喷涌而出。

“小新,你醒醒,谁来救救我儿子!”

她满脸眼泪的看向周围求助,没有人搭茬。

最终她将目光落在唐谦身上,过去又抓又打,情绪十分激动:“你害死我儿子了!”

唐谦不知道该怎么辩驳,在刚才那种情况下,若不是他体内有无上玄清惊闻经的加持,恐怕自己也会遭遇不测。

但小新,确实是因为自己才撞到花坛的。

袁天雪见唐谦又把自己陷到左右不是人的境地,心里又急又怒:“人家孩子死了,你拿什么赔,我不管你了!”

说完,甩手离开。

正在此时,唐谦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飘浮在空中,那影子的五官跟地上躺着的小新一模一样。

他心中惊愕不已,同时想到无上玄清经中提到过的“观鬼神、治生死”,没有丝毫迟疑,催发力量推开旁人,到了白影身前。

众人都疑惑地看着他,只见他他手往空中一捞,随即转身拍向蒋月如。

“你要干什么,杀了人家儿子,还要再杀母亲?”一个青年大喊,要将他扯住。

他晃身撞开青年,在蒋月如惊慌的目光中,一掌拍在小新的额头上。

小新的魂被拍回去,可就像一块掉到水里的海绵一样,总是往上浮。

他加大力道,同时能感觉到,丹田中的金玉气旋自行运转起来,一股白光从他掌心冒出,融入小新体内。

小新的魂安稳下来,不再浮起。

他长舒一口气,发现自己脚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搞什么,装神经病免责啊!”大妈嚷嚷,要把他拽起来。

正这时,蒋月如惊呼:“醒了,小新醒了!”

众人惊愕不已,不敢相信地看着唐谦。

啪嗒,蒋月如紧搂着小新,跪在他身前,泪流满面道:“感谢你救了我儿子,我蒋月如永世不忘恩人的恩情!”

听到蒋月如说出自己的性命,不少人震惊起来。

蒋月如不是九凤集团的当家大红人吗,在常宁市可是响当当的人物!

有几个青年脸上露出羡慕和嫉妒的神色,如果现在蒋月如跪的人是自己,那一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在地上坐了会儿,唐谦感觉好些了,站起身来道:“没事,我只是举手之劳。”

很快,蒋月如的保镖都来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