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空降桃花:主播约不约》主播空降 免费下载 空降桃花:主播约不约YAOI

更新时间:2021-01-13 00:06:11

《空降桃花:主播约不约》主播空降 免费下载 空降桃花:主播约不约YAOI 连载中

《空降桃花:主播约不约》

来源:作者:维她柠萌茶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尹颂言,靳小明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空降桃花:主播约不约》的小说,是作者维她柠萌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哗,陈父这一重磅Zha弹,让场内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展开

《空降桃花:主播约不约》免费试读

哗,陈父这一重磅Zha弹,让场内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陈左宏刚刚才和罗家的小姐退了婚,虽然很低调,但该知道的家族都知道了。现在才过了一个月,就又和另一个富家小姐订婚,这样似乎太儿戏一点了吧。所有人都带着怜悯的目光看向台下的尹颂言。

罗心玫站在不远处,心情复杂。

她应该幸灾乐祸,尹颂言现在成了全世界嘲讽的对象。可是同时她也暗恨陈左宏这个渣男。

接到宴会邀请的时候,罗心玫有一丝小小的期待,也许陈左宏心里是有她的。可现在这情况再明显不过,陈左宏根本是耍她玩,赵家比起罗家,家世和名声都好太多了。

心情不好的不止罗心玫,罗恒此刻也是极力隐忍着怒火。

陈家今天打的不止是尹颂言的脸,还是罗家的脸。然而他们还不能就这样甩门而去,这里的任何一个家族,都不是他们小门小户可以得罪的。

罗家一家三口,就这样接收着四周投来的各种目光,同情的、八卦的、嘲弄的,还有那些故意压低声音,却又偶尔传出来的一两句耳语。

尹颂言脸色也很不好看,握紧拳头压抑着怒火,司徒君连忙拉住她的手,让她不要冲动。勉强扯出一抹笑容,尹颂言和司徒君说了声抱歉,便临时离开了会场。

倒不是为了陈左宏另结新欢感到伤心,而是因为陈家欺人太甚,连累罗恒也平白受气。

离开宴会厅,尹颂言来到旁边一个预留给宾客休息的房间,关上门来到吧台前,倒了一杯威士忌,猛灌了一口想借以发泄心头的怒气,却不小心被呛到了。

威士忌没有兑冰水,这样被呛了一口还是很难受的,尹颂言强烈咳嗽着,泪水都差点就要流出来了。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一个男士皮鞋声随之传来。

尹颂言转头,发现居然是陈左宏,顿时警惕了起来。这人今天摆了她一道,她还没找他算账,竟然还敢单独出现在她面前。

陈左宏看见尹颂言通红的双眼却是一愣,随即又是得意地笑了。

“颂言,别伤心。虽然你我有缘无分,我还是希望得到你的祝福。”

陈左宏此言一出,尹颂言的脸彻底黑了。谁伤心了呀,她只是喝酒呛到而已,这个自大狂真不要脸。

“陈先生说笑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心了。”

以为尹颂言死要面子不承认,陈左宏的笑容比刚才又大了几分。今晚看见她打扮的明**人,还和司徒家的独子举止亲密,他疯狂地嫉妒着。

哪怕是自己主动退的婚,他也见不得尹颂言过的比自己好。现在看到尹颂言因为自己的婚讯而“伤心欲绝”,他觉得这才是符合他事前的预想。

“哎……颂言,到现在你还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儿吗?不是你在电视台的工作砸了,而是你太清高了。如果你和你姐一样浪,我怎么舍得退婚呢?”

陈左宏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甚至伸手要去捏尹颂言的下巴。尹颂言惊得退后一步,怒目瞪着陈左宏。

“姓陈的你敢不敢再无耻一点?”虽然罗心玫是自己作死,但一个男人事后说出这样的话,也太没品了。

陈左宏却得寸进尺紧逼不放,上前一步说到:“女人不是都喜欢无耻的男人吗?怎么样?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赵家小姐做大,小的位子我留给你如何?”

嘭,尹颂言一甩手,玻璃酒杯就脱手摔到了墙壁上,应声而裂。

“陈左宏,和我独处一室,你难道就不怕我因爱成恨,将你乱刀捅死?”

尹颂言平静幽冷地说着,气场却大得惊人,那杀人般的眼神,让陈左宏有种错觉,这个女人真做得出来。

“你,你这个女人不识好歹,哼。”

强作镇定,陈左宏后腿两步,不敢和尹颂言对视,仓皇离开了房间。

赶走了渣男,尹颂言的怒火还没有平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没想却被一个口哨声差点吓破了胆。

回头只见房间角落里,一张背对着门口的长沙发上,忽然坐起了一个身影。当身影转过脸时,尹颂言倒抽一口冷气。

“这情景怎么似曾相似啊?”靳小明揉着脖子,懒洋洋地从沙发上起来,笑得一脸痞气。

“一男一女在房间密会,女的恼羞成怒砸了东西,不小心惊动了早就在这里偷懒睡觉的男主角。”

嗒,靳小明打了一个响指,“Gone/with/the/wind,乱世佳人。”

好像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靳小明哈哈大笑起来,那双勾魂的桃花眼眯起来的时候,又是一番风情万种。

尹颂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和陈左宏的对话,已经全部被这人听了去,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绿。这个人,不知道有没有认出自己来。

“我当然认出你了,34C。”靳小明好像看穿了尹颂言心里所想,心情很是愉快。

“你很奇怪耶,对未婚夫冷冷淡淡,反而在酒吧却热情似火,还是第一次。我是应该替自己感到荣幸,还是应该替那位前未婚夫感到悲哀?”

靳小明后面的话,尹颂言都没太听得清楚了,她在听到那句34C的时候,就已经有种脑充血的感觉,可惜刚才手上的酒杯已经被她砸了,现在她没有武器。

低头寻找着周围,尹颂言此刻一心只想做一件事,把这个人杀了灭口。

靳小明却还没有意识到危险,自认为潇洒地踱了几个步子,来到尹颂言面前,甩了一下根本不存在的刘海。

“宋言,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既然你不是有夫之妇,那我就放心了。”

靳小明发现自己最近在纠结的问题,原来早就不存在,顿时觉得这个世界豁然开朗,同时又觉得陈左宏真是活雷锋,做好事不留名。

他扬起自认为最有魅力的笑容弧度,张开双臂正想给尹颂言一个热情的拥抱,他在国外呆惯了,一时忘了这里打招呼可不用这种方式。

尹颂言四下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称手的武器,抬眼就发现靳小明居然要抱过来。

以为这人耍流氓,她马上想起所有女人都随身携带的防狼利器,拽起裙摆抬起脚,用脚跟对准了就是狠狠的一踩,顺便还在那上面旋了一下。

眼前是靳小明夸张的、放慢动作的震惊、外加满清十大酷刑的痛苦表情。因为滋味酸爽,靳小明只来得及发出短促的惊呼,就倒地不起。

尹颂言满意地勾唇,刚才的闷气似乎也随着这一脚全部发泄。拍了拍手,看着在地上抱着脚无声打滚的靳小明,眼里有了得意。

哼,我尹颂言也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欺负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