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金榜娇娘:假面公子世无双》陌上公子世无双 主角是秦钰,苏梓臣的小说 金榜娇娘:假面公子世无双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1-01-13 15:04:07

《金榜娇娘:假面公子世无双》陌上公子世无双 主角是秦钰,苏梓臣的小说 金榜娇娘:假面公子世无双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中

《金榜娇娘:假面公子世无双》

来源:作者:慕容幻城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秦钰,苏梓臣

独家完整版小说《金榜娇娘:假面公子世无双》是慕容幻城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钰,苏梓臣,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之后的大半个月内,一切都很平静,陈彪依着他说过...展开

《金榜娇娘:假面公子世无双》免费试读

在之后的大半个月内,一切都很平静,陈彪依着他说过的话很老实的读起书来,并且也没落下训练新兵的任务。

这些天然之也没有闲着,经常指挥秦钰趁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带着一小队兵马去到东临国与北冥国边界的那座山下进行小小埋伏。其实她是想自己去的,但是军师经常出去还说的过去,毕竟以前军师也经常带着人马出去替陈彪办事。

如果然之自己去,这将军经常不在营中定会引起人的怀疑,毕竟人多鱼目混杂,鬼才会知道这军营中到有没有Jian细。她可不想在这紧要关头出点什么意外,而且秦钰办事她信得过。

这天秦钰又被然之派了出去,而然之则很老实待在自己的帐篷内,仔仔细细的研究之前弄好的地形图。一直到天黑,然之紧紧皱着的眉头都没松开,说实话,她对行军布阵没那么精通,可是谁让人家聪明呢,不过大半个月就学了秦钰的大半本事。

在跟着秦钰学习时,然之被他的博学而精所折服,她只知道秦钰精于行军布阵,没想到对五行八卦还有些了解。

拿然之的话来说就是“你竟然会算命?”

秦钰当时听到这话很是恼火,额头的青筋突了突“将军,我再说一遍,不是算命,是观天象,我还没有算命的本事。”

然之知道这种人最是不能惹着他们坚持的东西,也懒得再烦他,便依着他的话点点头,“好吧,好吧,是观天象。”

虽说然之缠着秦钰学了不少关于打仗的事,行军布阵应该没问题,再加上前世所熟知大兵法,怕是秦钰也不是她的对手。不过这仅限于纸上谈兵,实战然之从来没有试过,她可不会傻得认为打仗就跟电视剧中的一样简单。

当然之在脑海中慢慢计划着一些计谋时,外边有人喊道,“军师请稍等,有将军的允许才能进去。”

这个出声的当然还是易勤,说实话,然之越来越喜欢这个易勤了,不但人老实,而且做事还认真,自从替她守营帐以来还没让一个人没经过自己的允许进来过,不管是秦钰还是陈彪,一个都没私自放进来过。

这种人虽然不可重用,但是也可以用的,然之准备在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就算只是待在将军的帐前但能学到的东西也不少。

然之有些高兴的抬头,“让他进来。”说完站起身,拿着刚才自己想好的办法准备跟秦钰商量商量。

秦钰进来后跪下,将手中的东西高高举起,举过头顶。见状,然之将图纸放入袖中,她也没打算避着他。心中一沉,然之脸上却挂着笑,“军师这是怎么了?”

暗叹这些日子好不容易与然之相处的好一点了,估计这次然之不会相信他了吧,“这是我家主子派人送来的。”说罢,将举过头顶的东西又往然之这边递了一下。

然之瞧了他一眼,乐了,“本将军怎么不知道你秦钰还有别的主子?”枉自己这么相信他,呵呵,是不是前段时间被燕佋护的太好,过得太过安逸,竟连最基本的防范意识都不记得了,这次也算是个教训。

秦钰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说到,“秦钰的确另有主子,但秦钰绝对没生了背叛将军的心。”

然之懒得理会他的狡辩,眨眨漂亮的眸子,轻轻的问道,“那你现在在干嘛?啊?”问完,伸手将秦钰身上的大Xue点住,她现在十分的不相信他,若是他在自己看信的时候下毒手,自己哭都来不及。

转身将放在桌上的帕子拿过来,将手包住,一副很嫌弃的模样将秦钰手中的信打开。其实然之知道秦钰不会这么害她,也知道秦钰要害她不会来蠢得暴露自己,之所以有这样的行为,不过是想气气秦钰,还有以防万一,万一这次信封上有毒呢。

打开后,入眼的是熟悉的字迹,这个字体她当初可是见了三年的,不会不认识。这是苏梓臣送来的信,信中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是跟她说这秦钰是可用之人,不过在没有完全可以掌控他之前不要放松警惕。

挑挑眉,然之解了秦钰的Xue,不过没有让他起来,他活该,不管他是谁的人,背叛了自己都是活该受苦。自己理解他的无奈,可是理解不代表就得接受。

秦钰摸摸索索的在怀中掏出了一个银面具递给了然之,“这信和面具就是公子今日送到的。”

看着面具上烙有她平时衣角上有的梨花,然之这次是真的笑了,看在苏梓臣的面子上就原谅秦钰了。将面具覆于脸上,这个面具只遮住了半张脸,遮住了然之一半的风姿,这样就不怕自己的样貌太过貌美而引来飞言飞语。

这个苏梓臣还真是心细,想到这儿,然之还挺想念苏梓臣,怀恋当初那份前世今生从未体验过得默契。

没有把之前制定的计划给秦钰看的心情了,开口请秦钰出去。

秦钰遵命后准备退下,在走到帐门的时候顿住了脚步,回头轻声问着,“将军,你以后还信不信我?”

然之很是大方的点点头,给了秦钰想要的答案,“信,本将军为什么会不信你。”不过,信得不在是秦钰,而是秦钰的这个身份,因为他的主子是苏梓臣。

秦钰哪能不知道然之已经不可能信他秦钰这个人了,以为别的原因,将军还是会相信他,不过只是因为他不仅仅是秦钰而已,他还是然之要仰仗的军师,还是苏梓臣的下属。

掀帐出去,秦钰心中是苦闷的,但有松了一口气,自己心中再也没有对然之的秘密了。

摩擦着手中的半面面具,然之摸摸下巴,自己这坏脾气还是没改过来,想着燕佋与苏梓臣那从不露出情绪的模样,然之觉得自己应该像他们学习,把一切情绪藏在温和的外表下。

唉,即使有了前世的经历,自己跟他们比起来还是太过幼稚。然之将半面面具覆在脸上,既然还没有燕佋与苏梓臣的那种功力,还是先靠着外物帮助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