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剑与龙之王座》不可思议龙之王座 全文章节 剑与龙之王座清水文

更新时间:2019-08-25 06:08:56

《剑与龙之王座》不可思议龙之王座 全文章节 剑与龙之王座清水文 连载中

《剑与龙之王座》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一盆大师分类:军事主角:林枫澜,圣玛丽

新书《剑与龙之王座》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盆大师,主角林枫澜,圣玛丽,是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暴风雨的势头渐渐减弱,连天的水线变成细雨,嘶吼的狂风也轻柔了起来。 林枫澜的眉头舒展开来,又恢复了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他握刀...展开

《剑与龙之王座》免费试读

暴风雨的势头渐渐减弱,连天的水线变成细雨,嘶吼的狂风也轻柔了起来。

林枫澜的眉头舒展开来,又恢复了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是他握刀的手腕上青筋暴起。

“小少爷,和龙肉搏靠谱么?”巴达丝毫不怀疑这小少爷的神勇,他深信就算是面对弗雷奥大陆最优秀的武者,这个来自东方的小少爷恐怕也不会逊色,可是现在的对手并不是人,而是魔神一般的生物。

“靠谱,我手中的刀,可以屠龙。”林枫澜低声自语。

林枫澜手中的刀来自楚王府,据楚王的说法,是林枫澜还未出生的某天,一团神火从天而降,巨响传遍整个镐京城,神火正落在镐京城外的皇家园林中,顿时燃起漫天火焰,镐京城出动了禁卫军历时三天才扑灭这场天火。

现场是方圆百米的深坑,坑里是一块黑黝黝的陨铁。那时班大师还在镐京城,便用这块陨铁铸造了一批兵刃。这柄长刃便是其中之一,被周皇赐予楚王,名为天劫。

“妖刀.天劫,上可入天伐神,下可探海屠龙。”楚王拔下一根长发,松开两指长发缓缓飘落,在漆黑的刃下悄无声息断为两截。林枫澜的印象中,当时楚王就是这样一幅得意的样子给他介绍的。

“希望老头子你没骗我。”林枫澜自言自语的说道。说完他猛的拔足飞奔,向后奔去,沿着黑幽灵号的主桅飞速攀爬。

龙如一团黑云像林枫澜扑击而来,独目中愤怒的火,熊熊燃烧。

“我们是西斯尼皇家海军,战场上如果成为了看客,将是我们最大的耻辱!火枪队火力吸引,钩锁队将手中的钩爪对准那个畜生。”上校怒吼着下令,他要助这个东方男孩一臂之力,他看出了东方男孩的意图,这个东方男孩站在制高点,是要寻得机会攀附在龙背之上,唯有接触到这条恶龙,才有机会屠掉它。

上校手中的轮转火铳经过冷却之后再一次疯狂的旋转,火枪队的海军毫不吝惜的像空中的龙倾泻着手中的弹药;皇家海军的力士们,旋转着手中的钩爪,当他们等到手中的钩爪旋转到速度最快之时便会脱手而出,到那时钩爪将会借助着惯性直奔空中那个黑色魔鬼般生物。

弹药比空中的暴雨还要密集,击在龙身上之上一阵噼啪作响,龙愤怒的长吼,森然的巨口再度张开,一团明亮的光从它的腹部亮起,沿着它长长的脖颈向上划过。

“龙炎!”上校和巴达船长同时吼道。

火焰从龙的口中喷洒而出,像是神惩罚世人的巨剑。林枫澜在桅杆顶上压低身体,龙炎从他的头顶堪堪擦过。

是海军的力士出手,一只只钩爪带着尾端的金属锁链劈开雨幕被抛射而出,有的击打在龙的身体上发出金铁交鸣之声,擦着龙的身体滑落一旁,也有一部分钩爪刚好卡在龙的鳞片里。

西斯尼海军正是抓住这个机会,他们将手中锁链的另一端固定在圣玛丽号上,出手正是龙喷洒火焰的时候,在上校的命令下,圣玛丽号开启了血腥玛丽模式,炼金法阵猛然全功率爆发,即便是龙在空中也失去了平衡,龙炎失去了准头,没有降临到林枫澜的身上。

龙发出愤怒的吼叫,左眼犹在隐隐作疼,身上的鳞片被沿着反方向撕扯,膜翼煽动,企图挣脱,可在血腥玛丽模式下,以龙的怪力竟然一时挣脱不开,僵持住了。

巴达船长是个不会错过时机的人,他知道机会稍纵即逝,只要给那龙缓过一口气来,龙炎将会摧毁一切。

“小少爷就是现在!”巴达转动着手中的轮盘,黑幽灵号被他在正确的时候,航行到了恰到好处的位置,龙那黝黑的脊背距离林枫澜已经不足三米。

林枫澜足下用力,起跳,男孩扑向那个身型与他相差甚巨的生物,林枫澜像是一道黑色的影子,翩然落在龙满是鳞片的脊背上。

黑龙并未意识到此时那个在它眼中只是蝼蚁的男孩已经落在它的背脊上,焰火在它的腹内酝酿,它要让这些让它感受到痛苦的凡人化作灰烬。

然而背后倏然的疼痛让它感觉不适,接着便演化成撕裂一般的疼痛,像是有人在用利刃将它刨开,腹腔内压缩的焰火被迫中止,龙仰天痛吼,最终口中只是蹦出星点火光。

上校、小舅子弗林、巴达船长在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只有在神话传说或是童话故事中才会出现的屠龙壮举正如同一幅古典油画呈现在他们的眼前。

艾尔莎早已顾不得林枫澜的叮嘱,她冲出船舱,混迹在水手群中同他们一样抬着头望向天空,黑龙横贯半空,引颈怒吼,只能隐约看到龙背上男孩小小的身影。艾尔莎双手合十,心中默默的祈祷,祈求神灵保佑男孩安然无恙。

林枫澜翻转手中的长刃直指脚下,双手反握刀柄,猛的向下刺去。此时的他就是个赌徒,他在赌手中的黑刃是一柄可以灭神屠龙的神兵。

妖刀.天劫,漆黑的刀刃没入三分之二。坚不可摧的龙鳞,无法阻挡天劫的锋芒,天劫真的是一柄可以屠龙的妖刀。

林枫澜微微躬起身体,他紧握着手中的利刃,沿着龙的背脊狂奔而上,天劫此时像是裁缝手中的剪刀,龙的背脊是那等待裁剪的布料,天劫在林枫澜的手中毫无滞迟的刨开黑龙的脊背。

男孩在急速奔行,凄厉的龙血在他的身后化疯狂的喷溅而出,溅在男孩的白色衬衫上,他的脸上,像是一朵朵盛开的妖花。

痛楚从黑龙的脊背传来,黑龙企图翻身,可是那该死的钩爪死死的卡在它的鳞片中,龙的情绪之中终于出现了恐惧,它从狩猎者变成了猎物,它从不可战胜的魔神,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那是一间阴冷的暗室,几人围坐在桌前,身上是宽大的斗篷,真实的脸庞隐藏在金色的假面之后,就连他们的头发也被兜帽遮盖。桌上幽幽的烛火为暗室带来一丝光亮。

烛火旁是个水晶圆球。此时水晶圆球上呈现的便是海上的画面。这是一种失传许久的魔法,同龙一样只存在于故事中的魔法。传说中拥有魔力的女巫可以通过水晶球观察她想看到的一切,甚至是过去和未来。

“龙就要被屠掉。我们的第一步棋要失败了。”其中一人开口。

“想不到真的有人可以屠龙,那人只是个来自东方的男孩。我们要准备第二步棋。”

“必要时可以抹杀他,不能有人破坏我们的计划。”

几人在暗室中低语交谈,紧盯着水晶球中的画面。

林枫澜奔行到了尽头停下步伐,黑龙的头颅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他拔出天劫,刃身漆黑如墨,不沾一丝血迹。

“刀名天劫,此刃今日屠龙。”肃穆的声音从龙的头顶传来,黑龙疯狂的甩动头颅,企图将身上的人甩落。

却不知风雨中,林枫澜鬼影一般踏着它的脖颈飞掠而起,反手握刀对着龙首刺去。

这一刺轻盈若舞又翩若惊鸿,精准的如同经过万千的算计,天劫刺穿了龙最坚硬的头骨,直接破坏了黑龙的大脑。

黑龙是强大的,有着魔神般的体魄,可是大脑依然是脆弱的,被破坏了大脑组织,即使是龙也无法继续生存。

黑龙在生命的最后,它舒展背上的膜翼,定格在伸展的极限,只是再也没有力量驱动它煽动。血色的龙目中,光芒消散,只留下死一般的沉静。

“快,快去接应枫澜!”艾尔莎的声音让沉浸在屠龙壮举中的众人如梦方醒,黑幽灵号上众人像是从画作中活了过来,纷纷喧闹的动起来,巴达跑到轮盘前,大副大声的鼓劲宣布着一条条指令,黑幽灵号向着半空中林枫澜的方向行去。

林枫澜拔刀,脚踩龙首借着反向的推力身子飞掠而出,目标是行驶过来的黑幽灵号,巴达果然是个好船长,这一次黑幽灵号同样及时的出现。

林枫澜扑在风帆之上,他抓住缰绳借势平稳地降落在了黑幽灵号的甲板上。

迎接他的是水手们的欢呼声,被抛飞的水手帽回旋着飞向空中,像是一片飘飞的蝴蝶。

艾尔莎不顾林枫澜一身的血迹,像是一只白色的乳燕扑在了他的怀里,她像是凶悍的小老虎狠狠的咬在他的肩头,接着她将脸蛋埋在林枫澜的胸口,她的话语带着哭腔:“太危险了,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

只有林枫澜自己知道跳上龙背那一刻起,他的心弦紧绷的如同拧紧的发条,一丝一毫的失误,或者天劫没有破开龙鳞的实力,他的命运也许会命丧龙口。此时他的鼻息间尽是少女的幽香,紧绷的心神也渐渐松了下来。

“终于结束了吧?”上校问向身边的大副。

“姐夫,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好抓牢了。”难以想象以小舅子弗林那肥硕身躯是如何做到如同章鱼一般紧紧的把住栏杆。

“恩?”上校有些不解,四下扫视,海军小伙子们都在紧紧的抱着什么。

“因为,啊~~~~~”小舅子弗林的话未等说出,便传来一阵高呼,圣玛丽号被一股巨力拽的猛然倾斜。

上校被高高甩起,幸运的他被舱壁拦住,整个人紧贴在上面,此时他也反应过来,钩爪的另一端被固定在圣玛丽号上,黑龙失去生机,膜翼不会在维持着它身体悬浮半空,尸体在重力的作用下急速下落。

上校吼道:“给我把炼金法阵停了!”此时的圣玛丽号像是巨大的鱼竿,上钩的是不比它小多少的龙,龙尸在重力作用下带来的动能实在太大了,如果这时圣玛丽号仍旧开启炼金法阵与之角力,下场很有可能是战舰的龙骨经受不住巨力,整艘船会解体。

在上校的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