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站在黑暗的边缘》黑暗边缘许魏洲歌词 腹黑攻 站在黑暗的边缘小说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19-09-27 18:10:37

《站在黑暗的边缘》黑暗边缘许魏洲歌词 腹黑攻 站在黑暗的边缘小说在线试读 连载中

《站在黑暗的边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浪子高飞分类:军事主角:张岱夫,涂海

《站在黑暗的边缘》为浪子高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一个黑衣古装仕女赤足站在巍峨的山巅,俯瞰脚下广袤的大地。天风呼啸而来,带起黑衣仕女的衣带,显得衣袂飘飘,与这山上白雪相映衬,几疑...展开

《站在黑暗的边缘》免费试读

一个黑衣古装仕女赤足站在巍峨的山巅,俯瞰脚下广袤的大地。天风呼啸而来,带起黑衣仕女的衣带,显得衣袂飘飘,与这山上白雪相映衬,几疑是天上广寒宫仙子谪落人间。赤足踩在坚硬的山石上,寒气袭来却若无其事,只是用眼睛注视着山下。这座山峰高约万丈,山腰处堆满厚厚的白雪,突兀地伫立在原野之上,陡峭挺拔。

从山脚一直到地平线上尽是黑压压的分属不同阵营的两只军队,一个军纪严明,队列整齐,一个袒胸露背,野蛮散乱,在这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展开冷酷无情的厮杀。虽然大雾冥冥,不见天日,但丝毫不耽误这黑衣仕女的神目灼灼之下看的一清二楚。云雾弥漫之中的双方仍旧刀剑纷飞,血流漂杵,喊杀声震天,只是情形明显对野蛮人有利。

忽然间这黑衣仕女若有所觉地抬起头,向上看去,露出了冷若冰霜的俏脸,随即展颜一笑,霎时冰雪消融,百花齐放,让人头目生眩,心驰神摇。

一个火红的身影从九天之上闪现,眨眼之间便已出现在这黑衣仕女身边。又是一个美的不食烟火的仙女,如果要评价她的美貌,拿刚刚那漂亮异常的黑衣仕女相比,只能说黑衣仕女如同一个蓬头垢面的村姑,而这后来火红霓裳女子则如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一般,光彩照人。

“主母,你的离火身法越来越快了!你来了就好!我还以为我的惊鸿照影法术失灵了呢?”青衣仕女面对这后来的红衣仙女,雀跃异常,小女儿心态一览无余。仿佛刚刚那个冷酷无情、不言不动的谪仙子是别人似的,表情转换如此之快令人赞叹。

“玄女,你不在南离宫安心修炼,私自跑到这人间下界来做什么?这一梦千年醒来不见你,让我在宫中好找!”红衣仙女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有些疑惑。这仕女平时在宫里倒还老实,轻易不离开。想必这次自己沉睡过久,让她寂寞难耐,所以才私自跑了出来。

“主母,我在宫里呆的日久,打算趁你没醒的时候出来游历一下。三界之中都快要走遍,也没遇见什么新鲜事儿。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有趣的小子,名字叫公孙轩辕的,很投我脾气。因而就在这里多逗留了些日子。每日偷看这人间美景,百姓生活,比咱们的南离宫有意思多了。”

“既然这里这么有意思,你便多住些日子,用法术将我唤来做甚?没什么事情,我便回去再睡一会儿,这次争取500年就醒,到那时你再回去也不迟!”说话间红衣仙女打了一个哈欠,慵懒神态让人着迷。

玄女连忙伸手捉住主母衣袖不放,唯恐一松手这主母便消失不见,倘若被她再补上一觉,等到500年后,怕是什么都晚了!

“又怎么了?”红衣仙女不耐烦地问道,显见睡觉的诱惑对她足够大。

“主母,眼下这轩辕小子被逼到绝路,眼看着不行,就在这太山之下焚香祷告求助于我,我偷偷给了他一块真符佩戴,但那只能保得他一人,与大局无益。还请主母助我一臂之力,让这小子能战胜对手,活的久一些!”

红衣仙女想是有些不耐烦,随手丢给玄女一些东西,叮嘱道:“人间之事多看少做,尽量不要参与。等这里事了,就尽快回去。”

说完这些话,红衣仙女本打算使用离火身法回去,只是刚要掐诀的时候忽然将目光投向上空某处,两只眼睛瞬间燃起熊熊烈火。

“是谁在偷看本宫!”

仿佛炸雷一般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让张岱夫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刚刚的那一幕仿佛还在眼前掠过,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庞被深深地烙印在他脑海深处。周身金色的血液忽然沸腾起来,仿佛遇见了最喜欢的事物,欢呼雀跃起来,金色的光芒大盛,一些更深层的杂质在金色光芒的驱赶下从身体里排了出来,一时之间让清醒之后的张岱夫浑身都不自在,大汗淋漓。

同住一个房间的涂海被张岱夫弄出的动静惊醒,朦朦胧胧之中出言问道:“怎么了师弟?可有什么不妥?是不是被这些老家伙们灌多了酒,感觉难受了吧?”

“没事的,师兄。刚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与喝酒没关系。你先睡吧,我身上出了点臭汗,出去洗洗就好。”

出了房门,轻轻把门关好。还未及迈步,有那彻夜不眠的下人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轻声询问道:“张爷,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我想找个沐浴的地方,将身上的汗臭洗洗!刚刚喝酒有些多,出了一身汗,身上脏的很。”

“好的,张爷请跟我来,我带你去。”

在下人的带领下,张岱夫来到了一个专门为客人提供的澡堂。有下人用木桶提了一大桶热水,随后退了出去。张岱夫将身上的臭汗以及黑乎乎不知何物的东西一起洗掉,感觉神清气爽,便在下人的带领下又回到了房间。

听见房门响,涂海立刻睁开了眼睛,见是师弟回来,放下心,又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以为被这么一折腾,可能会失眠,谁知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发生。满脑子,包括周身的每个细胞都在暗示着张岱夫睡吧,睡吧!很快头沾上枕头半分钟不到又睡了过去。还是那个蛮荒的天地,只不过场景切换到地面的角度。

一干服饰各异,年纪有大有小的人等,在一个甲胄在身的青年率领下匍匐于地,虔诚地祷告着。天空中则鲜花乱坠,仙音缭绕,红云相随,把这一片天空的云雾彻底驱散。一只巨大的丹凤在天空中缓缓落下,停在了山脚前。那个黑衣玄女这次换了一身九色彩衣,俱是用轻羽织就,显得亮丽异常。

玄女对着跪了一地的人说道:“大家都起来吧,我是南离圣母娘娘座下九天玄女,不知道你们焚香祷告所为何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